您所在的位置: 首頁  >>  學術科研  >>  學術活動  >>  正文

朱炳祥教授《對蹠人》第5卷《知識人》出版

作者:  文章来源: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21-12-26 18:11


《知識人:生長的邏輯》是朱炳祥教授《對人》系列民族志的第五卷,由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出版。

這本民族志系統呈現了一位父親對孩子成長的記錄、一位中學生的學習生活日記、一位大學生的情感日記以及一位博士研究生的專業化訓練自述,分析解釋了知識人從孩童時代開始到博士研究生完成專業化訓練各個階段的不同特征,構建了知識人的“生長的邏輯”。這種“生長的邏輯”分爲四個階段並且各有其不同的特征:

在孩童時期的“生長的初始邏輯”階段,顯示出的是在“勞動”與“遊戲”過程中的“天工開智”特征。作者強調兒童主體性特征的知識獲取方式,反對對孩童進行填鴨式的強迫性的知識灌輸方式。

在中小學時期“生長的早期邏輯”階段,呈現出的是社會對個體進行強制性的“文化的規訓”特征。但在這種強制性面前,知識人生長的早期存在著“順從型”與“屈從型”,這是由于不同的生性使然。

在大學時期的生長的中期邏輯階段,他們脫離了原先的文化環境,到異地求學,在另一種文化環境中生活與學習。圖書館裏的大量閱讀、老師講課的開放性、各種講座的多樣性以及參加各種不同的校園活動,爲他們提供了接觸不同文化模式的條件,由于生性與禀賦各異,他們有選擇性地接受了不同的文化模式,于是,個體表現出強烈的反思意識,相對于中學階段取得了不連續的“蛙跳”式的進展,“突兀地出現”在大學校園裏和人生舞台上。

在研究生時期的“生長的後期邏輯”階段,他們經過了系統的學術訓練,實現了精神革新,獲得了學術創造能力,完成了從爬行到飛行、從地面到天空、從無聲到有聲的“蟬變”過程的“成丁禮”,成爲一個真正意義上的知識人。

該書在建構“知識人”生長的四個時期曆時性邏輯的同時,也分析了共時性的類型學模式。在此基礎上,該民族志對當下東西方教育的目的與路徑這兩個基本問題進行了反思,批評了社會決定論和文化決定論傳統觀點,將“教育”重新定義爲“教”與“育”、“生性”與“文化”雙重互動中個體汲取外來文化滋養進行“自我塑造”和“自我生長”的過程。